Gulyer

西方魔女和民国大小姐

                                【三】

一个冬夜的晚上,齐芸跨过油画框寻找菲欧娜。她来到了一片广阔的冰原,淡蓝色的冻土和幽蓝色的海水,但齐芸并未感到丝毫的寒意。她在结了厚厚冰层的海面上找到了菲欧娜,少女坐在一张矮凳上,双手支着下巴专注的看着身前的鱼竿。齐芸走近的时候她身边瞬间多出了一张椅子,“我听说在冰冻的海里能钓到很好的鱼。”齐芸闻言抿唇无声的笑着在她身旁坐下,两人一起专注的盯着鱼竿。没有过多久,鱼竿突然剧烈的抖动弯曲起来,“上钩了!”菲欧娜欣喜的跃起双手握住那鱼竿往后扯动,齐芸也忙不迭的起身帮忙。但是那条被勾住的鱼似乎相当巨大,她们费尽了全身的气力都只保持原样没让鱼竿掉进海里。正沮丧时,鱼竿上绷紧的线开始迅速松动了,脚下的冰块碎裂,一个庞然大物突破冰层托着她们浮上了海面,并在继续向上升。

这是一尾巨大的蓝色的鱼,它舒展半透明的鳍开始在空中飞翔,飞向未知的方向。菲欧娜紧紧拉着齐芸的手,两个女孩坐在大鱼的背上,飞越冰原,穿过极光,她们跟着大鱼到达了一片金色的岛屿。岛屿的四周,鱼翔鸟潜,拥有美妙歌喉的漂亮生物在岸边栖息,还有细长的蛇掠过天空撒下纯白的羽毛。

“芸,这会不会就是你们东方人所说的天涯海角呢?”

十九岁的齐芸听从父亲的安排,开始频频在上流人士举办的晚宴中出席。身着旗袍温润清丽的女子,在宴会上很是引人注目,齐芸有了一个大胆的追求者。她对此有些恼怒,但又无从言明。菲欧娜是知道的,一切都瞒不过魔女,但她只是淡淡的安抚了齐芸。而此时的民国,正是山雨欲来的时候。齐芸准备随父亲离开上海的前一晚,齐宅失了火,来势凶猛的火焰将这栋灰白色的建筑死死包裹。齐芸推开众人的拦阻去取那幅油画,但是油画已经被焚烧殆尽。第二天,失魂落魄了一夜后仿若重生的齐芸随父亲登上了去往了法兰西的客轮。相识七年,她第一次踏上了爱人的故国。

齐芸最终还是与那个苦苦追求她的男子结了婚,但很快,又离婚了,她在法国的孤儿院里收养了一个女孩,金色的卷发,湛蓝的眼睛,天真可爱的笑容很是讨人喜欢,取名叫菲欧娜。母女两人在法国过得还算是舒坦幸福。

转眼几十年过去,那位温润清丽的旗袍姑娘变为了满头白发的老婆婆,名叫菲欧娜的女孩儿也已长大了嫁做人妇。深秋的一个下午,菲欧娜回来探望母亲,这时的齐芸已经很少走动了,她窝在舒适的躺椅里,半眯着眼,神态静谧,她自知大限将至。苍白干枯的右手缓缓抬起,那手中握着一枚半个巴掌大小的挂坠盒,而打开挂坠盒引入眼帘的,赫然是那位金发魔女的画像。这是齐芸来法国的那天早晨在包里找到的,但无论她如何呼唤,菲欧娜都再也没有出现过。可如今,她分明又看到画中的少女对她笑了,金色的阳光里,美丽的少女立在她身前,狡黠的笑着向她伸手做邀请状。“菲欧娜…你终于来接我了。”苍老虚弱的声音带着久违的轻快喜悦。正在厨房准备甜点的菲欧娜听到后愣了愣立刻跑进母亲的卧房里想问母亲有什么需求,却惊讶的看见一个金发蓝眸身着华贵礼服裙的少女站在母亲的躺椅边,从母亲垂垂老矣的身体中拉起一位温润清丽的女子。两人相视而笑,携手走进阳光里不见了。再走近时,齐芸已经去世了,表情是前所未有的满足和安详。
——————the end—————

评论(3)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