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lyer

西方魔女和民国大小姐

                                【二】

一觉醒来,齐芸安稳躺在自己的床上,仿佛从没有过夜间的出行。伸手摸了摸鬓发,那里似乎还残留着少女指尖的淡香。她起床梳洗,再一次经过画像,发现心里多了种无由的悸动。

又是夜晚,齐芸再次来到画像前。这次少女正坐在庭院中喝茶,暖暖的日光从她身后泻下。她知道这是只有她能看到的景色。

少女再次笑着伸手,这次她进到了画中的庭院里,满园黄色的玫瑰开的正好,空气里有甜点和花香混合的暖意。少女从桌上拿起一支刚摘下去了刺的玫瑰别在她鬓边,”我叫菲欧娜。“

“我叫齐芸。”

“我知道哦~”少女咯咯娇笑着为她倒了一杯茶“没有什么事可以瞒过魔女的。”少女颇有些得意的抬了抬下巴。

齐芸犹豫了一会儿问道,“你生前就会魔法了?”“是啊,”菲欧娜对于自己的死亡似乎毫不在意“我生来就会魔法了。而且因为有这幅油画,我的灵魂依旧可以在画里游荡。”这一夜没有第一夜的刺激惊喜,但是平淡而美好。渐渐地,每晚去画像中拜访菲欧娜已经成了齐芸的习惯,她从那位漂亮的朋友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

时光飞逝,齐芸渐渐从矮于菲欧娜的12岁长到了略高于菲欧娜的17岁。她的身形抽长,脸蛋长开,逐渐有了她母亲当年的风华美貌,而菲欧娜则一直是画中少女的模样,一如初见。那个小魔女把自己的人生永远留在了最美的年岁。

这天在学校里,教授国文课的老师讲到了爱情,这是一个何等温柔美好而伤感的词语。听课的女同学们在这堂课上都绯红了年轻的脸,眼神飘忽低着头,大概许多女孩都想到了她们青梅竹马的男孩,或者是男校里那些意气风发的少年。但让齐芸羞红了脸想到的,是每日在画中对她微笑的菲欧娜。她有点慌乱,爱情这个词不是能用在两个女性身上的,但当她再看见菲欧娜时,那些慌乱都化作了满满的坚定。荷尔蒙的发散总是如此迅速,之后的夜晚,齐芸看着菲欧娜时总有点心猿意马。她的视线无法控制的去打量菲欧娜雪白的肌肤、娇嫩的红唇、立体的鼻梁、形状美好的锁骨、柔软隆起的胸部、纤细的腰、还有从袖口中露出的小臂。在齐芸的眼里,菲欧娜的一切都宛如绝世的艺术品。

齐芸十八岁那天的夜里,菲欧娜带她去参加了一个怪诞而欢乐的舞会,两个女孩都穿着束腰的紧身胸衣,沉重的巴尼尔,还有极尽繁复华丽之能事的蓬巴杜夫人式长裙。丝绸羽毛将她们团团簇拥,她们在偌大的舞厅中随着乐曲相拥起舞,宽大的裙摆旋成绚烂的花。在愈发热烈的气氛和低沉的乐声中,她们吻在了一起。四片唇瓣简单的相触,瞬间像是拥有了全世界的美好。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