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lyer

西方魔女和民国大小姐

                            【一】

齐芸的母亲是个普通人家的女子,父亲却是上海极有名望的齐家的长子,齐芸从小跟随母亲过着清贫的日子,很是乖巧懂事。十二岁的时候,她的父亲来接她们了,齐芸温顺的接受了这突如其来的一切,没有对她父亲表露过丝毫怨言。她住进了奢华宽敞的大别墅,拥有了许多漂亮的衣服,但她脸上的笑容一如既往温和而平静,没有惊喜,也没有满足。

在大别墅三楼通往她房间的走廊上有一幅一人高的西洋油画,那幅油画是这个宅子里唯一让她有兴趣的东西。油画里画着一位十五六岁的白人少女,浅金色的卷发,湛蓝的双眼,笑容矜持优雅。齐芸觉得这是她见过的最美的女性。但她总觉得那幅画少了点神采。

就在她这么想的时候,画里的女孩对她笑了,笑容狡黠俏皮。然后竖起一根手指在唇前示意她噤声,于是齐芸没有惊呼也没有其他任何的表示,转身走了。后来她的父亲告诉他,那幅画中的少女是十八世纪法国一位公爵的女儿,曾是巴黎最美的少女。只可惜一场意外带走了她年轻而风华正茂的生命。

夜晚来临,齐芸穿着睡裙从自己的卧室偷偷溜出,来到走廊上看那幅画。金发的少女又动了,微眯着眼对她笑的像只小狐狸。少女从画像里伸出一只戴着米白色手套的修长右手,手套上缝着珍珠做的纽扣。“我会魔法哦,你要跟来看看吗?”齐芸因为那张凑到眼前的漂亮脸蛋微微红了脸,稀里糊涂牵住她的手跟她走进了画里。

走进画中后齐芸发现这里并不是画里所画的房间,而是一片夜晚的森林,阴森森的有点恐怖。齐芸突然有点后悔了,她想,说不定这个少女就像她以前听过的故事里的画皮厉鬼,披了顶漂亮的人皮骗人出来害命呢,但是少女似乎完全不在意她的感受,凭空变出了一把扫帚坐了上去,向她招招手“来吧,”少女说这话时候眼里带着亮闪闪的希冀。于是齐芸又坐上了她的扫帚,夜晚的风很凉,但也很容易让人平静,她们从阴森森的树林一直往外飞,飞到了银色的海岸边。

硕大的圆月悬在天空上,原本应该是黑漆漆的海却清澈如镜,她们降落在柔软的沙滩上,扫帚不见了。“走吧,我带你去摸月亮。”齐芸惊讶的看着少女动作优雅的提起裙摆,踏上了海面。但她并没有下沉,而是稳稳的站在水面上,精巧的鞋跟偶尔带起圈圈涟漪。这是个只有在童话里才能读到的唯美世界。少女拉着她的手开始在海面上奔跑,两抹独属于女孩的柔软身形倒映在海面上,她们的笑声像是人鱼所奏的琴音。跑累了的时候,少女唤来了一辆银色的雪橇车,毛色纯白的绿眼猫咪拉着她们继续跑向月亮。

无数或明或暗的星光从她们身边闪过,少女说“你为什么不开心呢?”齐芸有点疑惑,没有回答,
“你的眼睛像是盛了忧郁的海。”少女转过头看她,娇嫩的唇瓣里吐出像诗的话语。齐芸有些魔怔了,她觉得,也许她前世就是那个迷上了鬼魅无法自拔的穷书生,对这般美丽轻灵的女孩无法抗拒。少女看她呆呆的样子笑着给她理了理鬓发。

“这世间还有很多很美的东西,以后可以慢慢看哦。"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