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lyer

Lonely Traveler 【三】

【私设4:本文私设狮祖的发型是到肩部的中长发,但在中世纪这种发型只算短发。】

                                   (三)

        Godric再次醒来的时候已身处于一间民居中。他环顾四周发现这似乎是个阁楼,厚重石块堆砌成的墙壁和木板拼成的地面将屋外的寒冷抵去不少。

        Godric又盯着天花板看了片刻才掀开被子想下床,结果又冷的迅速钻回了被子里。把他弄上床的人似乎忘了给他脱掉外套,以至于出了被窝后他没有任何衣物可以增加御寒能力。

       于是当正在享用午饭的Salazar闻声抬起头时,看见的就是裹了床被子下楼来的Godric。

       “醒了?”Salazar只是瞥了他一眼随即低下头继续解决盘中的午餐,而Godric一直等到自己裹着被子慢慢蹭到桌前坐下才开口答话。

       “恩…我睡了几天?这里看起来离那个巫师村落似乎很远。”Godric那头原本很是整洁的耀眼金发此刻被弄的相当蓬乱,天蓝色的双眼里还带着些血丝。老实说即使是Salazar也是第一次看见他这副样子。

       “三天,这儿离那个巫师村落有大概十天的路程。”Salazar将桌上的另一盘食物推给Godric,随即便发现Godric正盯着自己偏瘦的体型上下打量眉眼间写满了惊疑。Salazar挑挑眉将Godric肆意打量的目光逼回去后继续道“你不用想太多,对于一个巫师来说,即使带上你这样的重物也可以用一个幻影移行快速完成十天所需的路程。”

       Godric无言的以餐刀拨弄了几下盘中食物,吞了两根香肠进肚子里,随即才开口发问“…这么说我也是巫师?”

       “虽然很出乎我的意料,但没错,你也是巫师。”此时Salazar已经吃完了自己的午餐一脸好整以暇的端坐着看他。“你的父母中有人是巫师?”

      “没有。”Godric耸了耸肩进行否认。

      “这么看来你是麻瓜种…”Salazar似是自言自语的话还没来得及落尾就被Godric打断了。

      “Salazar.对于你家全是巫师还有昨晚那些一团糟的事情你难道不打算给我解释一下?我想听的不是这样的乱扯。Godric的情绪显然激动起来,声音拔高了几度。他能容忍好友一时的沉默,能容忍对方的算计,甚至能容忍对方杀掉他作为骑士所效忠的国王。但他不能容忍来自对方的隐瞒。

      “我正在给你解释,Godric.至于你会觉得一团糟那是因为你只会听从于那个麻瓜国王的命令而从不用自己的脑子去思考学习。”Salazar微蹙起眉挥手示意Godric安静听他说完。

      “我家世代都是巫师,最古老的几位先祖可以追溯到好几百年前的德鲁伊人。但是自从那些麻瓜开始排斥巫师后,我们就很少显露自己的能力了。以及,麻瓜是巫师对不会魔法的人的称呼。原本我们已经安全度过了一百多年,但很显然,家族里出现了叛徒,以至于我们没有任何准备就被国王下令追捕。而昨晚我已经报仇了。”

      “所以说我的猜测没错的话,你用了那一整个村落的巫师作为诱饵就为了复仇?而你以前那些神神秘秘不见我的时候都是在什么地方练习魔法?”

      “别这么义愤填膺Godric,你知道我一贯的行事作风。以及是的,那些我不见你的时候我都在地下室里练习魔法。”

      “这么说如果没有那次意外你打算就这么一直瞒我一辈子!?”

      “这是当然的,难道你以为我会神秘兮兮的带你到我家地窖里去然后跟你说。Oh,我亲爱的朋友,今天我要告诉你我的一个秘密。然后给你看我是如何使用魔法的?”

        两道同样坚定的目光在空中对峙上又不约而同的进行让步。

       “如果我们身份互换,你大概就会明白我所做的选择了Godric.”

       “不用身份互换我也能明白,Salazar.我只是有些难以接受。”Godric的声音柔和了一些。低下头去继续吃盘中已有些微凉的食物。

        他作为Salazar的挚友又怎么会不明白Salazar的选择,他只是觉得有些难受。如果两年前他能看清某些事实,那很多事情都将不会是现在的模样,其中包括那种他对Salazar难以言喻的感情。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