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lyer

Lonely Traveler (二)

   【私设3:狮祖比蛇祖大两岁】 

                                 (二)

        沉默压在四周又被利如刀剑的寒风割破,Godric无言下马从侧门进入石堡。

       原本紧绷的身体比先前松懈了不少,因为他有自信Salazar不会伤他。尖头铠靴在狭长石阶上踏出声声闷响,而他的挚友就站在窗边月光里等待他的来临,面色稍显冷淡却又平和的与他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Godric.”一如当年。

       Godric神色复杂的将涌到喉头的哽咽咽下,他不是个会轻易鼻酸的人,但当他看到Salazar还好好活着的时候他确信这是他这辈子最庆幸的事。“确实好久不见了Salazar。”

       又是片刻的沉默后黑发少年挑了挑形状姣好的眉发问,“So,和上次一样的问题。你要杀了我吗Godric?”那双熟悉的银灰色的眸子里隐约闪烁着些志在必得的光芒。

        “不,上次我的回答是这样,这次我的回答也不会改变。”

        Godric的回答没有任何犹豫。即使他知道了Salazar是个巫师,即使他因为国王的命令而不得不带人摧毁他所依存的住所,但Godric从来没有不把Salazar当朋友过。他的责任和情感将这个任务的内容自行做出了改动。

        Salazar的唇角微微勾起,似是很满意的笑了,但Godric清晰的看到,在那双眼里,有极为冰冷的光闪过。一种不好的预感迅速涌上他心头,然而还未等他开口,Salazar就在他眼前消失了。如一道黑色的烟雾,聚拢腾起又飘散无踪。

       来不及多想,Godric以最快的速度奔出石堡上马,动作粗暴的扯动缰绳扭头朝战场冲过去。在他所带领的队伍后方,是陛下所带领的骑士们!

       Salazar何其聪明,如果只是消灭几个巫师,陛下绝对不会亲自出马。但如果是一个巫师村落,这在极其忌惮魔法的陛下眼里便是一颗必须根除的毒瘤。不亲眼见到它的灭亡,陛下不会安心。但陛下又一向谨慎多疑,他不会明目张胆的走在队伍前头成为众矢的之,那么他就在队伍的后方。别的巫师可能认不出陛下,但Salazar又怎么会认不出呢?他需要做的就只是确认当他在杀害陛下时Godric不会出来阻拦。

       寒风因着逆向前仆后继的打在Godric脸上,马匹载着他掠过纷杂厮杀的人群到达战场后方,一片昏暗中他根本分不清谁是陛下而Salazar又在哪。

      “No!Salazar!Don't……”

        一道惨绿色的光芒仿佛闪电划过暗沉的广场,最后没入一人的胸膛。那具穿戴着沉重盔甲的身体从马上轰然倒下,金属头盔滑落一旁露出张中年男人的脸……陛下死了。

        Godric从来就不傻,他只是不愿去深想。然而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某些事情已经昭然若揭了。这不是一场侵略,这是一场捕猎。Salazar用这一整个巫师村落作为诱饵,引来了国王。Godric对于会在这里遇见Salazar是绝对意外的,但在Salazar的计划里,Godric的出现却是可以肯定的。

       各种念头和画面在Godric脑内穿梭纠缠,大量的人声通过耳膜钻入他脑中。

      “陛下死了!国王陛下死了!”

      “杀死那个巫师!”

      “…别让那些麻瓜靠近斯莱特林阁下!”

      “钻心剜骨…”

      “该死的麻瓜杀了我的孩子……”

       一切都变得极为疯狂,像是一场荒诞而虚妄的演出,所有演员都带着夸张的表情动作在他周身围绕奔跑,只有他和Salazar成了局外人。

       黑发少年站在台阶上静静的看着他,银灰色的眸子里仿佛装不下任何东西,却又的的确确的映着他。

        Salazar先前已经向他要了一个承诺,他不能杀了他,何况就算没有那个承诺,Godric知道自己也下不了这个手。

       某种似乎是在Godric体内蛰伏已久的力量因着他混乱不堪的思绪缓缓膨胀,从起始点到喉咙,从喉咙到指尖,最后漫出体外。他看着那双银灰色的瞳孔渐渐睁大,又看着周遭的骑士巫师以相当怪异的姿势定格在原地。窒息感如潮水般涌上,他有些撑不住站立的双腿了。

       意识跌入黑暗前,Godric仿佛听到Salazar在他耳旁不耐烦的咂了下嘴,瞬间他便想清了某些事实。刚才那个魔法的来源不是Salazar,而是他自己…他也是个巫师……

      


评论

热度(7)